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資深藏家 > 廣西鐵梨木 古拙淳樸藏價值

廣西鐵梨木 古拙淳樸藏價值

鐵梨木,產自“兩廣”地區,用其為原料制成的家具在明清家具中,顯得默默無聞。在市場上,鐵梨木家具在硬木家具中價格較為低廉,遠不如紫檀、黃花梨、雞翅木等地位高貴。然而,鐵梨木家具非常古拙淳樸,特別是廣西鐵梨木家具,不僅有明清家具的經典之處,更是具有獨特的地方特色。本報4月15日的《旋渦之中,再探紅木家具市場》曾涉及廣西鐵梨木家具,引來不少收藏愛好者的關注。

鐵梨木家具的質地和區分

鐵梨木,又稱為“鐵力木”“鐵栗木”。在目前人們熱衷收藏的紅木家具中,鐵梨木家具顯然是“非主流”。

從質地上,鐵梨木細分可分為粗絲鐵梨木與細絲鐵梨木。粗絲鐵梨木是家具主要用材,色深棕,有的使用過狠會呈現黑色,細絲鐵梨木數量相對較久。用細絲鐵梨木制做的家具式樣纖秀一些,造型也年輕。

鐵梨木也可以根據顏色分為黑鐵梨木和紅鐵梨木,前者顏色顯得比較黑沉,而后者則顯接近棕紅色。總體而言,鐵梨木的木紋通暢,經常呈現行云流水般的紋理,甚至紋飾美麗近乎雞翅木,但與雞翅木又有本質上的區別,前者質輕、棕眼平滑無礙,而后者質重、鐵梨木棕眼絲絲入肉。

廣西鐵梨木家具有地方特色

不少古董家具藏家都認為,廣西鐵梨木家具不僅有明式家具的一般特點,而且還具有鮮明的地方特色。

古董家具藏家孫志介紹,廣西鐵梨木家具的制作水平已經達到工藝細膩、做法熟練的境界,故宮家具庫的清初明式鐵梨木翹頭案和雍正年紫檀邊框嵌象牙廣西十二府圍屏就是有力的說明。孫志說,廣西明式鐵梨木家具不僅有傳統明式家具造型特點,還有地方特色。明式家具造型突出側角收分,在視覺上給人以穩重感。而許多廣西明式鐵梨木的桌、案、椅、凳等家具,它們的側角收分并不明顯。

在藏家李遠力家里,他將自己淘回的廣西鐵梨木家具與其他的紅木家具放在一起,記者第一眼就覺得它們有些與眾不同。李遠力笑著問:“是不是覺得特別土。”李遠力說,他特別喜歡這種“土”的特色,感覺就像憨厚、善良的廣西人。

南寧資深藏家“致雅齋居士”說,廣西鐵梨木家具的地方特色,還體現在其雕刻比較少的特點上。這主要是與木料的特性有關系,鐵梨木在硬木家族中屬粗質材,纖維長而不易切斷,不易雕刻,打磨也十分費力。因此古代工匠在制作時揚長避短,更使得廣西鐵梨木家具特色鮮明。

鐵梨木吸引南寧藏家目光

南寧許多古家具的資深藏家手里,或多或少都會有幾件鐵梨木。有藏家說,廣西人收藏家具,從種類齊全的角度來說,更不能忽視、遺漏鐵梨木。有些工薪族家具愛好者,還專門收藏廣西鐵梨木家具。

在藏家“致雅齋居士”的辦公室里,有好幾件非常大氣的鐵梨木家具。一張大型羅漢床,床板由一塊整木制成,讓人不禁感嘆木料的碩大珍貴。吸引人眼球的還有一張鐵梨木長案,簡潔順暢的造型給人一種穩重質樸的感覺。特別是一張鐵梨木高仕瑞獸紋扶手椅,其椅背位置雕刻的高仕瑞獸圖案非常精美,在經過歷史的祭奠,潤澤的包漿更增添了這把扶手椅的光彩。“致雅齋居士”收藏的古董鐵梨木家具,不僅用來收藏觀賞,平時還一直在使用。他說,鐵梨木非常耐用,已經存世了幾百年,到現在還一樣可以為后人所使用。

藏家劉先生專收廣西鐵梨木。劉先生認為,廣西鐵梨木家具存世量比較多,對于本地藏家來說是一種資源上的便利。并且,目前鐵梨木的價值提升還有待人們認知的提高,在廣大人群還沒有將目光集中放到一類藏品的時候,應該說是藏家的收藏機會。這不僅體現在價格上,還體現在真偽上。劉先生說,在硬木家具中,鐵梨木屬最易辨識的木材。鐵梨木在歷史上一直不屬于名貴木材,極少有人作偽,收藏鐵梨木就沒有黃花梨、紫檀、雞翅木等名貴木材常遇見的作偽問題。

業內認為鐵梨木有升值空間

鐵梨木吸引藏家目光的原因,還在于目前它的價位處于“洼地”,它與其他一些名貴紅木木料的價格有較大的差距。不過,隨著近年來關注它的藏家增多,它的升值空間不小。

對于廣西鐵梨木家俱的收藏價值、升值前景,許多藏家都表示非常看好。有藏家分析,鐵梨木家俱還沒有其他紅木類家俱的人為炒作行為,價格也如同其外表那樣“淳樸”。對于收藏者來說,在其還處于“價值洼地”的時候收入囊中,就是非常好的時機。特別是對于普通工薪一族的收藏愛好者來說,鐵梨木家俱的價位“平易近人”,又不失審美性和實用性。

分享到:
更多>>古玩鑒定
更多>>古玩知識

貓睛石,礦物名稱為金綠寶石。由于其內部含...[詳細]

更多>>資深藏家
更多>>拍賣展會
網站首頁 | 古玩資訊 | 古玩前沿 | 古玩熱點 | 國內新聞 | 國際新聞 | 古玩動態 | 古玩政策 | 古玩研究 | 古玩產業 | 考古發現

Copyright 2003-2013 gu-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古玩網
文明辦網文明上網投訴電話:15101063588

英超比赛下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